1733    

 

Namo tassa bhagavato arahato sammasambuddhassa!

禮敬彼世尊、阿拉漢、正自覺者!

 

 

如是我聞:一時,世尊住在沙瓦提城東園鹿母殿堂。

 

當時,算術師摩嘎藍婆羅門來到世尊之處。來到之後,與世尊共相問候。互相問候、友好地交談之後坐在一邊。坐在一旁的算術師摩嘎藍婆羅門對世尊如此說:

 

“朋友苟答瑪,猶如這座鹿母殿堂可以看到次第而學,次第而作,次第行道,如此直到最後的樓梯級。朋友苟答瑪,這些婆羅門眾也可以看到次第而學,次第而作,次第行道,也就是學習。朋友苟答瑪,弓箭師們也可以看到次第而學,次第而作,次第行道,也就是箭術。朋友苟答瑪,我們靠算數維生的算術師也可以看到次第而學,次第而作,次第行道,也就是計算。朋友苟答瑪,當我們得到學生,首先如此教數:​​一為一,二為二,三為三,四為四,五為五,六為六,七為七,八為八,九為九,十為十。朋友苟答瑪,我們也教數至百,教數至更多。朋友苟答瑪,是否能夠講述在此法、律中也是如此次第而學,次第而作,次第行道的呢?”

 

“婆羅門,可以講述在此法、律中的次第而學,次第而作,次第行道。婆羅門,猶如有經驗的馴馬師獲得一匹良種之馬,首先會用馬勒來馴服,然後再進一步作馴服。正是如此,婆羅門,當如來獲得可調之人,首先會這樣調教:

 

'來,比庫,你應成為持戒者!應以巴帝摩卡律儀防護而住,具足正行與行處,對微細的罪過也見到危險,受持學習於諸學處!'

 

婆羅門,當比庫成為持戒者,以巴帝摩卡律儀防護而住,具足正行與行處,對微細的罪過也見到危險,受持學習於諸學處以後,接著如來進一步調教:

 

'來,比庫,你應守護諸根門。當眼看見顏色,不取於相,不取隨相。若由於不守護眼根而住,則會被貪、憂、諸惡、不善法所流入。實行此律儀,保護眼根,持守眼根律儀。當耳聽到聲音……鼻嗅到香……舌嚐到味……身觸到觸……當意識知法,不取於相,不取隨相。若由於不若守護意根而住,則會被貪、憂、諸惡、不善法所流入。實行此律儀,保護意根,持守意根律儀。'

 

婆羅門,當比庫能夠守護諸根門以後,接著如來進一步調教:

 

'來,比庫,你應於食知節量。應如理省思所吃的食物:不為嬉戲,不為驕慢,不為裝飾,不為莊嚴,只是為了此身住立存續,為了停止傷害,為了資助梵行,如此我將消除舊受,並使新受不生,我將維持生命、無過且安住。

 

婆羅門,當比庫對食物知節量以後,接著如來進一步調教:

 

'來,比庫,你應實行警寤而住!白天以經行、坐禪使心從諸障礙法中淨化。在初夜時分,以經行、坐禪使心從諸障礙法中淨化;中夜時分,以右肋作獅子臥,足足相疊,念與正知,作意起來想;後夜時分,起來之後以經行和坐禪使心從諸障礙法中淨化。'

 

婆羅門,當比庫實行警寤以後,接著如來進一步調教:

 

'來,比庫,你應具足念與正知!在前進、返回時保持正知,向前看、向旁看時保持正知,屈、伸[手足]時保持正知,持桑喀帝、缽與衣時保持正知,食、飲、嚼、嘗時保持正知,大、小便利時保持正知,行走、站立、坐著、睡眠、覺醒、說話、沉默時保持正知。'

 

婆羅門,當比庫具足念與正知以後,接著如來進一步調教:

 

'來,比庫,你應常去遠離的坐臥處——林野、樹下、山丘、幽谷、山洞、墳場、樹林、露地、草堆​​'他常去遠離的坐臥處——林野、樹下、山丘、幽谷、山洞、墳場、樹林、露地、草堆​​。他托缽回來,飯食之後,結跏趺而坐,保持其身正直,置念於面前。

 

他捨離對世間的貪愛,以離貪之心而住,使心從貪愛中淨化。捨離惱害、瞋恨,以無瞋之心而住,憐憫一切眾生類,使心從惱害、瞋恨中淨化。捨離昏沉、睡眠,住於離昏沈、睡眠,持光明想,念與正知,使心從昏沉、睡眠中淨化。捨離掉舉、追悔,住於無掉舉,內心寂靜,使心從掉舉、追悔中淨化。捨離疑惑,度脫疑惑而住,對善法不再猶豫,使心從疑惑中淨化。

當他捨離此作為心的隨煩惱、使慧羸弱的五蓋,離諸欲,離諸不善法,有尋、有伺,離生喜、樂,成就並住於初禪;尋、伺寂止,內潔淨,心專一性,無尋、無伺,定生喜、樂,成就並住於第二禪;離喜,住於舍,念與正知,以身受樂,正如聖者們所說的:'舍、具念、樂住。'成就並住於第三禪;舍斷樂與舍斷苦,先前的喜、憂已滅沒,不苦不樂,舍、念、清淨,成就並住於第四禪。

 

婆羅門,對於那些尚未到達而希望住於無上解縛安穩處的有學比庫,我會像這樣來教授他們。對於那些諸漏已盡、修行成就、應作已作、已舍重擔、獲得己利、滅盡有結、以正智解脫的阿拉漢比庫,這些法也可助成現法樂住及念與正知。

如是說已,算術師摩嘎藍婆羅門對世尊如此說:

 

“是否朋友苟答瑪的弟子受到尊師苟答瑪這樣的教導、這樣的教授,所有人都能成就最終的目標——涅槃,或者一些人不能成就呢?”

 

“婆羅門,我的弟子受到我這樣的教導、這樣的教授,一些人能成就最終的目標——涅槃,一些人則不能成就。”

 

“朋友苟答瑪,是何因何緣,涅槃存在,通往涅槃之道存在,作為指導者的尊師苟答瑪存在,但是朋友苟答瑪的弟子受到尊師苟答瑪這樣的教導、這樣的教授,卻只有一些人能成就最終的目標——涅槃,一些人不能成就呢?”

 

“婆羅門,我就此問題反問你,請按你的意思回答。婆羅門,你認為如何,你善知通往王舍城的道路嗎?”

 

“是的,朋友,我善知通往王舍城的道路。”

 

“婆羅門,你認為如何,若有個人來這裡想去王舍城。他來到你跟前這樣說:'尊者,我想去王舍城,請指示我王舍城的道路。'你這樣對他說: '好的,朋友, 這條道路能去王舍城。從此走不久,走了不久後你將看見某某名的村莊;從那走不久,走了不久後你將看見某某名的市鎮;從那走不久,走了不久後你將看見王舍城宜人的園林、宜人的樹林、宜人的土地、宜人的池塘。'他受到你這樣的教導、這樣的教授,卻取錯誤的道路走向相反的方向。

 

若又有第二個人前來想去王舍城。他來到你跟前這樣說:'尊者,我想去王舍城,請指示我王舍城的道路。'你這樣對他說:'好的,朋友,這條道路能去王舍城。從此走不久,走了不久後你將看見某某名的村莊;從那走不久,走了不久後你將看見某某名的市鎮;從那走不久,走了不久後你將看見王舍城宜人的園林、宜人的樹木、宜人的土地、宜人的池塘。'他受到你這樣的教導、這樣的教授,順利地去到王舍城。

 

婆羅門,是何因何緣,王舍城存在,通往王舍城之道存在,作為教導者的你存在,但是受到你這樣的教導、這樣的教授,一個人取錯誤的道路走向相反的方向,另一人順利地去到王舍城?”

 

“朋友苟答瑪,對此我能做什麼呢?朋友苟答瑪,我只是指路人。”

 

“正是如此,婆羅門,涅槃存在,通往涅槃之道存在,作為指導者的我存在,但是我的弟子受到我這樣的教導、這樣的教授,卻只有一些人能成就最終的目標— —涅槃,一些人不能成就。婆羅門,對此我能做什麼呢?婆羅門,我如來只是指路人。”

 

如是說已,算術師摩嘎藍婆羅門對世尊如此說:

 

“朋友苟答瑪,在此有些人無信心,為生活而不是因信心出離俗家而為非家者,奸詐、虛偽、欺瞞、散亂、傲慢、輕浮、饒舌、愛說閒話、不守護根門、飲食不知節量、不實行警寤、不希求[心]平等、不極尊重學、奢侈、懶散、為墮落的先行者、疏忽遠離、懈怠、缺乏精進、忘失念、無正知、無定力、心散亂、劣慧、愚鈍,尊師苟答瑪不與他們一起共住。

 

然而,那些良家之子因信心出離俗家而為非家者,不奸詐、不虛偽、不欺瞞、不散亂、不傲慢、不輕浮、不饒舌、不愛說閒話、守護根門、飲食知節量、實行警寤、希求[心]平等、極尊重戒、不奢侈、不懶散、拋棄墮落、為遠離的先行者、勤勉、精進、努力、現起念、正知、有定力、心一境、有慧、不愚鈍,尊師苟答瑪與他們一起共住。

 

朋友苟答瑪,猶如所有的根香,黑旃檀香被認為是其最上;所有的樹心香,紅旃檀香被認為是其最上;所有的花香,素馨被認為是其最上。同樣的,尊師苟答瑪的教導是今天最殊勝之法。

 

奇哉!朋友苟答瑪,奇哉!朋友苟答瑪。朋友苟答瑪,猶如倒者令起,覆者令顯,為迷者指示道路,在黑暗中持來燈光,使有眼者得見諸色。正是如此,尊師苟答瑪以種種方便開示法。我歸依尊師苟答瑪、法以及比庫僧,願尊師苟答瑪憶持我為近事男,從今日起乃至命終行歸依。”

 

 

瑪欣德尊者Mahinda Bhikkhu譯自《中部》第107經

2008年4月8日

 

 

備註:

 

算術師摩嘎藍經(Ganakamoggallanasuttam):譯自《中部》第107經。

 

算術師摩嘎藍婆羅門問世尊:世間的各種學問都有循序漸進的教學程序,在佛陀的教法中是否也是循序漸進的呢?世尊回答說:佛陀的教法也是循序漸進。當佛陀要調教一個人,會按照這樣的教學程序:持戒、守護根門、飲食知節量、實行警寤、正念正知、遠離獨坐、捨離五蓋、修習禪定。婆羅門又問世尊,是否每個人在受教之後都能證悟涅槃?佛陀回答說只有一些人能,一些人卻不能,因為佛陀只是指示通往涅槃之道的指路人而已,至於是否真的依教奉行則取決於禪修者個人。

 

在此,最後的樓梯級是指第一塊樓梯板。七層樓高的殿堂是不可能在一天之內做完的。在清理地點後,從豎立柱子開始一直到完成彩畫裝修是這裡所說的次第而作。

 

學習:《梨俱吠陀》、《娑摩吠陀》、《夜柔吠陀》三種吠陀是不可能在一天之內掌握的。這裡的學習即是所說的次第而作。

 

箭術:學習射箭術是不可能在一天之內就成為神箭手的。準備箭靶、學習握弓等是這裡所說的次第而作。

 

在此,世尊因為清楚外道們在那裡掌握了技術,就會在那裡騙人,所以不用外道來比喻自己的教法,而用良種馬來比喻。

 

自從良種馬被馴服之後,它即使遇到有生命的危險也不會違越主人的指令。同樣地,在佛陀教法中正確行道的善男子,即使遇到有生命的危險也不會違越戒的界限。

 

比庫:巴利語bhikkhu的音譯,有行乞者、持割截衣者、見怖畏等義。即於世尊正法、律中出家、受具足戒之男子。

 

漢傳佛教依梵語bhiksu音譯為比丘、苾芻等,含有破惡、怖魔、乞士等義。其音、義皆與巴利語有所不同。

 

現在使用“比庫”指稱巴利語傳承的佛世比庫僧眾及南傳上座部比庫僧眾;而使用“比丘”“比丘尼”指稱源自梵語系統的北傳僧尼。

 

巴帝摩卡:巴利語patimokkha的音譯,有上首、極殊勝、護解脫等義。

 

《清淨道論》中說:“若他看護(pati)、保護此者,能使他解脫(mokkheti)、脫離惡趣等苦,所以稱為'巴帝摩卡'。”

 

漢傳佛教依梵語pratimoksa音譯為波羅提木叉,意為別解脫、從解脫等。

 

不取於相:即他不取著於男女相、淨相或會導致煩惱存在之相,而只停留在所見的程度。

 

不取隨相:能夠使諸煩惱顯現的細部特徵稱為“隨相”。他不取著於手、足、微笑、戲笑、說話、看等各種行相,只是如實地看而已。

 

我受用此食物將能退除先前飢餓的苦受,也不會由於無限量地食用而生起吃得過飽的新的苦受,應如病人服藥一般受用食物。

 

在前進、返回時保持正知:以正知而做一切事情,或只是保持正知。他對前進等都能夠保持正知,而非有些地方沒有正知。在此,有四種正知:

 

 

1.有益正知(satthakasampajanna),在想要前進的心生起後,先考慮是否有益,選擇有益的而行。

 

2.適宜正知(sappayasampajanna),在行走時先考慮是否適宜,選擇適宜的而行。

 

3.行處正知(gocarasampajanna),選擇有益及適合的之後,在三十八種業處中,把取自己喜愛的業處作為行處,在前往托缽時把它帶著而行走。

 

4.無癡正知(asammohasampajanna),在前進等時不迷惑。

 

念與正知:想要具足正念與正知的狀態。有兩種漏盡者:經常住者和不經常住者。其中,經常住者是指即使在做了任何事情之後也都能夠進入果定者,因為他們經常安住於果定,所以在想要進入果定的剎那即能進入。不經常住者則即使有少量的事情要做都不能進入果定。

 

 在此有個故事:據說有位漏盡的長老收了一位漏盡的沙馬內拉之後前往林野的住處。在那裡,大長老找到了住處,但沙馬內拉卻沒找到。那位長老在想:“沙馬內拉沒有住所,但在這森林中有獅子等危險,他應該怎麼過呢?”結果連一天的果定也不能進入。但沙馬內拉卻在三個月間都能入果定。等到晚上,沙馬內拉問長老:“尊者,適合作為林野住者嗎?”長老回答說:“不適合,賢友。”在向像這樣的漏盡者說了“念與正知”等這些法之後,他轉向於省思自己的戒清淨等後才能進入。

 

緬文版為“ehambho purisa”,直譯為“嗨,來,人”;蘭卡版為“evam bho purisa”,直譯為“如是,朋友,人”。在此依蘭卡版翻譯。

 

佛陀在《法句》276偈中也說到:“你們應努力!如來唯說者;行道禪修者,解脫魔系縛。”

 

據說婆羅門在聽瞭如來的談論之後,產生“這些人不能成就,這些人能成就”的想法,於是才開始說了下面的這些話。

 

是今天最殊勝之法:今天之法是指六師外道之法。苟答瑪的教導對比他們是最殊勝、最上的意思。

創作者介紹

南傳上座部佛教的部落格

南傳上座部佛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