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364  

 

  七日藥 (sattāhakālika):佛陀制定的比庫律不許比庫儲藏食物,但是允許比庫在七天之內存放並食用的藥。有五種七日藥,即:生酥、熟酥、油、蜂蜜和糖。

 

 那時佛陀住在沙瓦提城揭德林給孤獨園,當時具壽(巴利語āyasmant。乃是對佛陀的聖弟子和阿拉漢等之尊稱,由於他們具有智慧和德行。)比林達瓦洽(巴利語 Pilinda-vaccha古譯 畢鄰陀婆蹉)就在王舍城的城郊那邊,住進一個山洞,他也正打算清理那個山洞。

 

 當時,摩揭陀國的仙尼亞賓比薩拉王(古譯 頻婆娑羅王)來到具壽比林達拉瓦洽的地方頂禮了尊者,然後坐在一邊。坐在一邊的摩揭陀國的仙尼亞賓比薩拉王,對比林達拉瓦洽尊者這樣說:聖尊,想要令人做什麼?我可以差遣人來幫忙做什麼呢?」

 

 比林達瓦洽尊者說:「大王,我想清理山洞來做石室,我想住在山洞裏面。」國王就問:「那麼,聖尊想要園民(住在寺院或寺院附近服務僧團或僧人的在家人)嗎?」當時,比林達瓦洽尊者這樣說:「大王,世尊還不允許比庫使用園民。」國王就說:「尊者,如果是這樣的話,請您去問一問世尊。如果是允許,或不允許,都請您告訴我。」

 

 當時具壽比林達瓦洽就對摩揭陀國的仙尼亞賓比薩拉王說法,然後國王就歡喜頂禮後離開了。離開了之後,具壽比林達瓦洽就派侍者到世尊那裡稟報說:「尊者,摩揭陀國的仙尼亞賓比薩拉王他想要供養園民。那麼,尊者,我們應該怎麼辦呢?」當時,佛陀應這樣的因緣,對大眾說:「諸比庫,如來允許園民,允許受具足戒者使用服務僧團、服務寺院的人。」

 

 過幾天,摩揭陀國的仙尼亞賓比薩拉王又到具壽比林達瓦洽那裏問說:「尊者,世尊是不是允許可以使用園民了?」「是的,國王。」「那好,這樣我想要供養園民給尊者。」當時,國王答應要供養園民給具壽比林達拉瓦洽,但是他又忘了,可能是因為國政務太忙。等到很久了之後,他才想起了這一回事,然後他問侍臣:「我曾經答應要供養園民給比林達瓦洽尊者,現在供養了沒有?」「大王,還沒有供養喔!」那國王就問說:「現在過了多少天?」然後那位侍臣仔細一算說大王:「喔!大王…….已經超過了五百天了。」國王就說:「那好吧!你就給我供養五百位園民給長老比林達瓦洽尊者。」侍臣就按照了國王的吩咐,供養的五百位園民給具壽比林達瓦洽,而這五百位人住在一起,就變成了一個村,叫做『園民村』,又叫做『比林達村』。

 

 具壽比林達瓦洽就以這座村莊作為護持三寶的村。有一天,比林達瓦洽尊者穿好了下衣,搭好了上衣和拿著缽,為了乞食就進入了比林達村。

 

 當時在那一座村正好有節慶,那些少女們就穿著很漂亮的衣服,打扮著如花似玉,戴著花鬘,戴著種種的飾品,在那裏為節慶而遊玩。具壽比林達瓦洽就這樣次第乞食,一直到一位園民家的門口,然後他就走進去,就坐在準備好的座位上,等候應供。

 

 那時候,這戶人家的主婦有個女兒,這個女兒她見到其他少女們都打扮得很漂亮,而她自己因為家裡窮,而沒有這些裝飾品,就在那裏哭鬧說:「我要花鬘、我要裝飾品…..」當時具壽比林達瓦洽就問那位婦人,小女孩怎麼哭了呢?婦人便回答說:「尊者啊!這位小女孩見到其他女孩都打扮得很漂亮,而她自己在哭,然後說:『給我花鬘,給我飾品。』…..因為我們是很窮的人家,我們哪裡來有很漂亮的飾品呢?」

 

 當時具壽比林達瓦洽就拿出了一個草墊,然後對那位園民婦人說:「女居士,把這個草墊放在那小女孩的頭上。」婦人就把草墊放在小女孩的頭上,一放在頭上,就立刻變成了黃金做的花鬘,很好看、很漂亮,質感很高貴,甚至連國王的王宮裡都沒有這麼好看的金花鬘,小女孩就很歡天喜地的戴著這支金花鬘。

 

 由於這個小女孩戴著這個金花鬘,村裡那些人當然會懷疑了,馬上就有人懷疑了:「你這個貧窮的人家小孩,怎麼可能會有這麼珍貴的花鬘呢?肯定是偷來的!」他們就把這件事情跑去通報國王:「大王,有一個園民人家擁有一支花鬘,看起來非常高價的,連國王的王宮都沒有這麼好看、這麼漂亮的金花鬘。他們都是窮人,他們會從哪裡拿來的呢?肯定是偷來的!」摩揭陀國的仙尼亞賓比薩拉王就對他們說:「那麼你們就去把那一家人抓過來。」於是,那一家人就全部被國王抓去了。

 

 具壽比林達瓦洽在一天早上穿好了下衣,拿著缽和上衣,進入了比林達園民村乞食,又到了園民家。然後他就問鄰居說:「這一戶人家現在去哪裡了?」「尊者啊!由於金花鬘的事件,他們這一家都被抓走了。」於是具壽比林達瓦洽就來到了摩揭陀國仙尼亞賓比薩拉王的宮殿,來到了之後就坐在座位上。摩揭陀國的仙尼亞賓比薩拉王見到了具壽比林達瓦洽,就上前來頂禮,頂禮好了之後,就坐在一邊。具壽比林達瓦洽就對國王說:「大王,你為什麼要抓園民那一家人呢?」「尊者啊!這個園民家有金花鬘,而且很高貴、很漂亮,連我的王宮后宮裡都沒有這麼高貴漂亮的金花鬘。他們都是窮人,哪裡會有這麼漂亮高貴的金花鬘呢?一定是他們去偷來的。」

 

 當時,比林達瓦洽尊者就決意說:「讓摩揭陀國賓比薩拉王的整個宮殿都變成黃金。於是整個宮殿就立刻變成黃金,然後比林達瓦洽尊者就問賓比薩拉王說:「國王,這整個宮殿都是黃金是從哪裡來的?」國王就會心地笑著說:「喔!知道了!知道了!這是由於尊者的神通力所帶來的。」然後就吩咐部下把園民一家人給放了。

 

 當時王宮裡那些臣將衛卒和奴僕們就知道了具壽比林達瓦洽在包括國王在內的眾人面前顯示了上人法(當時佛陀尚未因此制戒,由於還未有人非難或毀謗而造成騷動)、神通、神變,他們變得很有信心,於是就拿了很多的藥物(糖、酥油等),要來供養具壽比林達瓦洽。比林達瓦洽尊者獲得了這些藥,就把它們捨給了弟子們,而弟子們也都獲得了很多酥油、糖、蜜糖,他們把它放在罐裡面,然後罐也裝滿了;他們把它放在甕裡面,甕也裝滿了;他們把它放在濾水袋裡面,濾水袋也裝滿了,然後由於放久了,這些都黏在一起,然後又引來了老鼠,然後老鼠又把這些東西吃得遍地都是,弄到髒兮兮的。

 

 過幾天,有一些人到了寺院裡去,看到了這個情景就說:「怎麼沙門釋迦子也儲存了那麼多的貨物啊?那麼多吃的?就好像摩揭陀國的仙尼亞賓比薩拉王一樣。」這些批評聲就給那些少欲的比庫們聽到、批評,於是那些比庫把這件事情報告佛陀,而佛陀就制定了這一條戒律: 「凡生病比庫們所服用的那些藥,這就是:熟酥、生酥、油、蜂蜜、糖。接受那些後,最多可以儲存七日食用。超過此者,尼薩耆亞巴吉帝亞()。」(nissaggiya pàcittiya23)

 

因為佛陀允許一些生病的比庫服用藥,這類的藥有五種:生酥、熟酥、油、蜂蜜和糖。這裡的藥要知道,巴利語叫做bhesajja,不是指食物,而是指可以取到治病、療病的作用,或者說可以作為保健作用的就稱為藥。熟酥,是指用牛的奶去做發酵製品;而生酥,例如說用氂牛奶把它擠出來,再經過提煉,然後浮在上面的油就稱作生酥,然後生酥還可以製成熟酥。這裡的熟酥是只要牠的肉是允許的,由牠們的奶所製成的熟酥或者生酥也是允許的。

 

如果牠的肉是不允許的十種肉,例如說馬肉是不允許的,所以用馬奶所致的生酥、熟酥就不被允許;但是牛肉是可以吃的,所以用牛奶所製成的酥油就可以用。油,是指用芝麻、芥子所榨出來的油。蜜糖是指蜜蜂所採釀的蜜。糖是指用甘蔗榨成的糖,而且這裡的糖是不添加其他物品的。在接受了這些藥品之後,就可以儲存七天,並且食用。對於接受跟食用呢,如果是脂油,比庫在午前接受,在午前煮,在午前過濾,而以油來使用,這是允許的。因此除了人油之外的其他油,在午前接受後,自己煮,而產生的油,以非食物來服用,那是可以的

 

註:尼薩耆亞巴吉帝亞:巴利語nissaggiya pàcittiya的音譯。尼薩耆亞(nissaggiya),意應捨棄的;巴吉帝亞 (pàcittiya),意令心墮落。

 

此一類學處共有三十條,都是關於衣、敷具、金錢、缽、藥品等物品方面的規定。凡是犯了此一類學處的比庫,應先把違律的物品在僧團中、在兩三中,或在一個人面前捨棄。捨棄之後再懺悔其罪。

創作者介紹

南傳上座部佛教的部落格

南傳上座部佛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