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砸(silàvedho):是指迭瓦達答企圖殺害佛陀而推大石塊砸向佛陀。

據說,我們的菩薩過去有一世投生於一個家庭,他和最小的弟弟是同父異母兄弟。他們的父親去世後,兄弟倆為了爭奪奴僕等財產的緣故而發生鬥毆。菩薩因為自己比異母弟弟身強力壯,他將弟弟扔在山路邊,然後在上面用石頭殘忍地把他砸死。

我們的菩薩因為這種惡業的果報,在地獄等惡趣中受了許多千年的苦,次第輪迴到了最後這一生並成為佛陀。在我們佛陀七十二歲左右的時候,跋格瓦與迭瓦達答[18]之間發生了一系列不愉快的事件。

菩薩和迭瓦達答之間的矛盾可以追溯到距今五個大劫以前。在那一生中,我們的菩薩投生為收古董的商人,當時的迭瓦達答也投生為收古董的商人。他們兩人都住在同一座城市,每天隨身攜帶著首飾、裝飾品等,穿街走巷到處叫賣:“要裝飾品的來呀!要買珠寶的來呀!”如果客戶家裡有古董、珍寶,他們就進行收購。因為他們都是做這行生意的,同行生意往往容易成為冤家死對頭。

話說那個時候,有一個曾經非常富有的家庭,後來由於家門敗落,只剩下老長者之妻和孫女兩人相依為命。她們貧窮得只能受雇於人,靠做人家的奴婢來維生。

當時,迭瓦達答進入她倆居住的那條街中叫賣。小孫女聽到後,吵著她的祖母說:“奶奶,奶奶,我要裝飾品。”

奶奶說:“乖孫女啊,我們這麼窮,哪裡有錢買得起裝飾品呢?”

孫女說:“我們房間裡不是有一個茶碗嗎?” 於是老奶奶叫當時的迭瓦達答進來,從盤碗堆中間拿出那個堆滿塵垢的茶碗,但她們並不知道那是個非常值錢的金茶碗。

老奶奶說:“你把這個茶碗拿去,換些裝飾品給我孫女。”

由於迭瓦達答專門做古董這一行識貨,他拿過茶碗,感覺有點像金碗,再仔細端詳,發現碗底有個印章,知道這的確是個非常值錢的黃金碗。但是當時他產生一個不好的念頭:“我要不費分文得到這個金碗。”於是裝模作樣地說:“這個破茶碗根本就不值錢!”並把那個金碗往地上一丟,揚長而去,他希望老奶奶會說:“來來來,再便宜點賣給你。”

迭瓦達答假裝離開之後,正好我們的菩薩來到她倆家門口附近。菩薩看見她倆後說:“老奶奶,買些裝飾品給你的孫女吧!”

小孫女對奶奶說:“剛才那個商人態度很惡劣,但這個人看起來很優雅,言語柔和,也許這個碗能賣上好價錢。”

於是老奶奶請菩薩進去,拿出金碗遞給他:“你把這個拿去,給我的孫女換肩飾項鍊。”

菩薩坐下來,一看這個茶碗,知道它是個非常昂貴的金碗,必定是以前家裡富有時留下來的。菩薩說:“你這個茶碗價值十萬金,但現在把我身邊所有的東西給你,都不足以收購你這個金碗!” 老奶奶說:“剛才那一個貨郎說我這個茶碗根本不值錢,還丟在地上揚長而去。”

菩薩說:“不是,不是,你這個金碗確實很值錢,我真的不敢收購。”

老奶奶見到他為人憨厚,於是說:“我願將這個金碗送給你,隨你給我任何東西都可以。”

於是菩薩把他身上的五百錢以及價值五百金的物品全部給了她們祖孫倆並把一條肩飾項鍊掛在小孫女的手臂上,只留下八文錢以及一把秤――自己謀生的家當,然後急急忙忙地離開。因為他要渡過一條河,渡船需要八文錢。

菩薩跑到河邊對船夫說:“你趕快把我載到河那邊去。”於是他拿著那個金碗和秤上了船。

話說迭瓦達答不死心,還想找那個老奶奶看能不能再壓壓價。當他回去時,小孫女指著他說:“你這個人真不老實,我的金碗很值錢,你竟然說它一文不值。”

他問:“那個金碗在哪裡?”

老奶奶回答說:“孩子,你沒資格擁有那個金碗,剛剛有個正直的商人以千金收購走了。”

迭瓦達答聽了氣得簡直要發瘋,開始神志不清,衣服從身上掉落下來,他拿著秤子當棍棒,一路追到河邊。

那時菩薩已經到了河中央,迭瓦達答站在岸邊大叫:“船夫,你給我回來!”

菩薩說:“不要理他,趕快走,不要掉頭!” 迭瓦達答看到菩薩的船逐漸遠去,悲憤交加,發毒誓說:“我生生世世只要有能力都要殺死你!” 發完毒誓,迭瓦達答就在河邊口吐鮮血、心臟爆裂,一命嗚呼。(Ap.A.1.82; J.A.1.3)

 

迭瓦達答因為發的這個毒誓,後來他們在許多百千生的輪迴中都彼此傷害。到了我們菩薩的最後一生,他也投生到釋迦王族,名字叫迭瓦達答。

迭瓦達答出身於王族家庭,自小養尊處優。他比悉達多太子小幾歲,他的姊姊是悉達多太子的王妃――亞壽特拉(Yasodharà),他也是佛陀的兒子拉胡喇(Rahula)王子的舅舅。

悉達多太子覺悟成佛後的第二年,首次回釋迦國探親,當時的迭瓦達答還很年輕,他和幾位釋迦族王子跋帝亞(Bhaddiya)、阿奴盧特(Anuruddha)、阿難(ânanda)、跋穀(Bhagu)、金比叻(Kimbila),還有理髮匠伍巴離(Upàli)一起追隨佛陀出家。

他們出家之後都精進地禪修,在第一個雨安居 (vassa)期間,跋帝亞尊者證得了三明,阿奴盧特尊者成就了天眼智,阿難尊者則在聽聞本那·滿答尼子(Puõõa Mantàõiputta)尊者說法時證得入流果。雖然迭瓦達答在那個雨安居中沒有證得任何的聖道聖果,但是他也證得了凡夫的五神通:1.神變通或如意通、2.天耳通、3.他心通、4.宿命通、5.天眼通。唯有最重要的漏盡通沒有證得。

擁有凡夫的神通之後,迭瓦達答繼續在僧團中過著清淨的梵行生活,也很努力學習聖典和精進修行。就這樣度過了三十多年,迭瓦達答已經是大長老,可還是沒有其他更上的成就。

有一天,迭瓦達答心裡生起一個壞念頭:“沙利子(Sàriputta)有很多徒眾,摩咖藍那有很多徒眾,馬哈咖沙巴(Mahàkassapa)也有很多徒眾,他們每個人都是領導,我也要做一個領導。但是,如果沒有供養就不會有人要來跟我,就讓我想辦法弄些供養來。”

他想到現在馬嘎塔國(Magadha)的未生怨王子 (Ajàtasattu),這位王子很有前途,因為他將會繼承父親賓比薩拉(Bimbisàra)王而成為當時最強的一國領袖,於是他開始盤算著如何博取未生怨王子的信心。

一天,迭瓦達答帶上衣缽,走進王宮並來到王子的寢室,隱去自己的本形,變成一個青年。這個青年身上纏著三條蛇,出現在未生怨王子的膝蓋上。未生怨王子看到這個腰、頭、脖子都纏著毒蛇的青年,感到非常恐懼害怕。

迭瓦達答問:“王子,你害怕我嗎?”

王子說:“是啊,我是很害怕,你是誰?”

他說:“我是迭瓦達答。”

王子說:“尊者,既然你是聖尊迭瓦達答,那請你現出自己的本形吧!”

於是,迭瓦達答隱去神通,現出他的本形,拿著缽和衣站在王子面前。

未生怨王子對迭瓦達答的神通產生很強的信心,每天早晚都用五百輛車的食物運去供養迭瓦達答。從此,迭瓦達答有了很多隨從。

迭瓦達答的心被名聞利養佔據之後,他產生這樣的欲望:“我要領導比庫僧團!”在他產生這個惡念的那刻,他的神通也消失了。有一天,佛陀正坐在大眾中說法,賓比薩拉國王也在場。當時,迭瓦達答從座位上站起來,只是合著掌對佛陀說:“尊者,現在跋格瓦已經年老了,已經年邁了,年歲已高了。尊者,跋格瓦現在也該退休了,也該致力於現法樂住而住了,請把比庫僧團交給我,我將會領導比庫僧團!”

佛陀說:“夠了,迭瓦達答,你不要想領導比庫僧團!”

迭瓦達答第二次這樣請求,佛陀又拒絕了他。第三次他還是這樣請求,佛陀毫不客氣地回絕:“迭瓦達答,即使是沙利子和摩咖藍那,我都不會把比庫僧團交給他們,更何況是你這個低賤的吃唾液者!”

通過邪命方式所獲得的供養就像被聖者們吐出來的口水一樣,跋格瓦說吞噎像這樣的供養為吃唾液者(kheëàsakkassa)

迭瓦達答本身也是出身王族,他很傲慢,以前又有神通。他心想:“跋格瓦竟然在國王也在場的大眾面前用吃唾液者的話來貶斥我,還抬舉沙利子和摩咖藍那。”於是他懷恨在心,準備殺死佛陀。當迭瓦達答離開後,跋格瓦對沙利子尊者說“沙利子,你到王舍城去揭發迭瓦達答說:‘以前迭瓦達答的本性和現在的本性不同。無論是迭瓦達答的行為和語言,都不代表佛陀、法、僧,只代表迭瓦達答自己。’”也就是說,從此以後他的一切言行都和佛、法、僧無關!

由於迭瓦達答此前的品行尚佳,他在僧團中還是很受尊重的,這使沙利子尊者感到很為難,他說:“跋格瓦!以前我在王舍城稱讚迭瓦達答說:‘果底子(Godhiputta即迭瓦達答)有大神通,果底子有大威力。’尊者,您叫我如何在王舍城揭發迭瓦達答呢?”

佛陀反問他:“沙利子,你在王舍城對迭瓦達答的稱讚是不是真實的?”

他回答說:“是的!尊者。”

“同樣的,沙利子,你在王舍城也只是照實去揭發迭瓦達答。”

於是,沙利子帶領著許多比庫一起進入王舍城揭發迭瓦達答:“以前迭瓦達答的本性和現在的本性不同。無論是迭瓦達答的行為和語言,都不代表佛陀、法、僧,只代表迭瓦達答自己。”

出於對迭瓦達答本性的瞭解,跋格瓦知道他決不會就此善罷甘休。

迭瓦達答畢竟是一個很有政治才能的陰謀家和野心家。想要殺死佛陀,必須先斷除佛陀的外護。當時的國王賓比薩拉是佛陀的得力在家弟子和熱心護持者,他自然就成為迭瓦達答佛的最大障礙和心腹之患。

於是,一場“借刀殺人”和“釜底抽薪”的宮廷政變和歷史悲劇正在他的策劃和導演之下逐漸上演。

迭瓦達答來到王宮,教唆未生怨王子殺死他的父親後做國王,而他則殺死跋格瓦後做佛陀。

於是,王子在迭瓦達答的教唆下,把老國王關進專門熏烤犯人的烤牢(tàpanageha),直到把他的父親活活折磨死。

迭瓦達答見到自己的心腹大患被除掉之後,又要未生怨王派人刺殺佛陀。於是,未生怨王喚來殺手說:“你們聽從聖尊迭瓦達答的命令行事。”

迭瓦達答首先指使一個身體魁梧的殺手說: “朋友去,沙門果德瑪住在某某地方,你殺死他之後從這條道路過來。”

當這人離開後,他又命令另外兩個人:“當你們看到有一個人從這條道路走過來時,殺死他之後從這條道路過來。”

等那兩個人走了之後,他又命令另外四個人: “當你們看到有兩個人從這條道路走過來時,殺死他們之後從這條道路過來。”之後他又命令另外八個人和十六個人,想通過這樣的方法殺人滅口,毀滅證據。

可是由於佛陀的威德,這些殺手見到佛陀,不僅下不了手,而且都放下屠刀,聽聞佛陀說法成為佛陀的弟子並且都證得了入流果。

迭瓦達答知道自己的陰謀失敗了,於是決定親自動手。

有一天,迭瓦達答爬上鷲峰山(Gijjhakåña),趁著佛陀在山下的陰影處經行時,把一塊大石頭往下推,他企圖用這塊大石頭砸死佛陀。不過,以佛陀的福德威力,這塊大石頭滾到半山腰時,正好被兩塊岩石卡住。但還是有一塊碎石從那裡彈出,正好把如來的腳拇趾砸傷並出血了。

當時,佛陀抬頭望著山頂上的迭瓦達答說:“愚人,你多做非福,你以惡心、殺心出如來之血!” 並對比庫們說:“諸比庫,這是迭瓦達答所造下的第一種無間業,即以惡心、殺心出如來之血。” (Cv.331-341)

這是佛教史上有名的“出佛身血”――五無間罪[19]之一。在我們佛陀的教法中,只有迭瓦達答一個人曾經造過這樣的惡業。

《本行》聖典在談到佛陀的殺弟宿業和遭石砸惡餘報之間的關係時,以偈頌說道:

 “我昔因錢財,殺害異母弟,丟棄於山路並且扔石頭。以該業果報,迭瓦達投石,我的腳拇趾,被碎石砸破。”(Ap.1.39.78-79)

 

 

[18] 迭瓦達答:巴利語 Devadatta 的音譯,意思是天授、天賜,舊音譯為提婆達多、提婆達兜、調達。佛陀的妻舅,晚年因屢次企圖暗殺佛陀、分裂僧團等惡行而臭名昭著。

[19] 五無間罪:1.母。2.父。3.阿拉漢。4.惡心出佛身血。5.分裂僧團。

創作者介紹

南傳上座部佛教的部落格

南傳上座部佛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