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喇笈利(Nàëàgiri):即放出護財凶象企圖踏殺佛陀。

據說,我們的菩薩過去有一世曾經投生為象倌。有一天,他騎在大象上到處遊走時,看見在大路上有一位獨覺佛走過來,頓時心中感到不爽快想:“這個禿頭沙門從哪裡來?”於是以傷害之心驅使大象去攻擊他。

菩薩由於該惡業而在惡趣中受了許多千年的苦,到了最後這一生成為佛陀。

故事接續前面。迭瓦達答顯示神通騙取了未生怨王子的信心後,教唆王子說:“王子,你殺死你的父親後做國王,我則殺死佛陀後做佛陀。”

當未生怨王子發動宮廷政變成功地父篡位後,迭瓦達答叫未生怨王派刺客去刺殺佛陀遭遇失敗,又親自推石企圖砸死佛陀不成,仍不死心的他又生毒計。

當時,在王舍城有一頭名叫那喇笈利的兇暴的殺人大象。有一天,迭瓦達答得到國王的批准,來到飼養大象的象倌那裡說:“夥計,我是國王的親屬,我有能力讓低等的人升為高等,讓俸祿和薪金增加。這樣,夥計,明天你用十六桶酒把這頭那喇笈利大象灌醉,等沙門果德瑪走在這條街道上托缽時,你就放出那喇笈利,讓它奔跑在這條街道上。”

“是的,尊者!”

整座城市都轟動了,市民們議論著:“我們去看佛龍和象龍打仗。”並早早來到大街上準備看熱鬧。

跋格瓦在清晨完成清理身體的工作後,穿好袈裟拿著缽,在比庫僧團的圍繞下一起進入王舍城托缽。象倌看到跋格瓦從遠處走過來,於是放出那喇笈利大象。那頭大象看到佛陀從遠處走過來,高舉著象鼻,豎起雙耳朝跋格瓦方向沖過去。

這頭醉象在大街上粗暴地奔跑著,看見一個婦女抱著小孩從一條街上往另一條街上跑,於是追了過去。跋格瓦說:“那喇笈利,不要傷害她,你跑過這邊來。”牠聽見聲音後,又朝跋格瓦的方向衝過來。

比庫們見到大象氣勢洶洶地衝過來,紛紛勸佛陀避退,但佛陀當然不會懼怕。跋格瓦以遍滿無邊輪圍世界無量眾生的慈愛向那喇笈利象散播慈心。這頭大象感受到跋格瓦的慈心遍滿時,變得不再兇暴,放下鼻子,慢慢走到佛陀面前站著。

跋格瓦伸出右手撫摸那喇笈利大象的臉瘤。那喇笈利大象跪在跋格瓦的腳下,用鼻子吸佛陀腳上的灰塵撒在自己頭上,然後匍匐著退後,一直到看不見跋格瓦為止。(Cv.342)

佛陀用慈心調伏這頭那喇笈利大象,再次挫敗了迭瓦達答的陰謀。國王高興地擊鼓宣布:“西門的錢財屬於市民的,東門的錢財充國庫。”

從此,那喇笈利就叫做“護財”(Dhanapàla)

跋格瓦調伏了醉象,也回到了竹林園。

《本行》聖典在談到佛陀的驅象宿業和遭象攻擊的惡餘報之間的關係時,以偈頌說:

“昔為騎象者,至上獨覺聖,他去托缽時,我放象攻擊。以該業果報,迷象那喇笈,在山圍城中,粗暴衝過來。”(Ap.1.39.82-83)

創作者介紹

南傳上座部佛教的部落格

南傳上座部佛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