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痛(piññhidukkhaü):佛陀晚年患有背痛病。

據說,我們的菩薩過去有一世曾投生到一個家庭,是個力大無窮的矮子。那個時候,有個摔角力士走遍整個瞻部洲,到各個國家、各個城鎮、各個村寨去向人挑戰,許多人都敗在他的手下。他漸次來到了菩薩居住的城市,打敗了當地的所有對手。

那時,菩薩想:“這個人來到我居住的地方,就讓我去打敗他。”於是來到城市的廣場,拍著臂膀向那個人挑戰。

摔角力士看到菩薩,嘲笑說:“哈哈,我不知摔贏了多少人,像你這樣比人家矮一截的侏儒,我不用一隻手就可以打贏你。”說完一邊拍著臂膀一邊吼著走過來。

可是等他倆才一交手,菩薩一下子把他整個人舉起來在空中旋轉,然後重重地摔到地上,當即把那個人的脊椎骨摔斷了。整個城市的居民歡呼著,拍著手把衣服、瓔珞等贈送給菩薩。

 

菩薩讓那個摔角力士平躺在地上,扳直他的脊椎骨然後說:“離開這裡,以後不要再這樣做。” 並把他趕走。

菩薩因為該業的果報,在以後的輪迴中每一生都要遭受身體、頭部等的痛苦。在此最後一生成為佛陀,也還要遭受背痛等苦。

例如:《長部·大般涅槃經》記載,佛陀臨近般涅槃那年,住在韋沙離附近的韋魯瓦村(Veëuvagàmaka)度過了其最後一個雨安居。在那個雨安居期間,佛陀得了一場很嚴重的疾病,背部極其劇痛。這種背痛所產生的劇烈苦受一直要延續到死亡才能停止,稱為“至死方終的苦受”(màraõantika vedanà)

佛陀必須通過建立念與正知忍受著並通過修色七法(råpasattaka)和非色七法(aråpasattaka)[21]十四種行相混合的大觀(mahàvipassanà)進入阿拉漢果定來鎮伏這種苦受。在進入果定之前,佛陀決意:從今日起直至般涅槃的十個月期間,願此苦受不再生起。從那天開始,佛陀每天都必須通過進入果定來鎮伏這種劇痛。(D.A.2.164)

跋格瓦產生背痛時,有時會對沙利子尊者和摩咖藍那尊者說:“從現在開始由你們來說法。”然後緩慢地進入香室,自己敷開善至袈裟,躺下休息。業的惡餘報連佛陀也不能倖免。

《本行》聖典在談到佛陀的摔角宿業和背痛惡餘報之間的關係時,以偈頌說:“發生摔角時,擊敗力士子;以該業果報,導致我背痛。”(Ap.39.90)

 

 

[21] 色七法和非色七法屬於十六觀智(vipassanà¤àõa)中,第三思惟智(Sammasana¤àõa)的兩種觀法。

色七法是觀照色法(物質現象)的七種觀法,例如:觀照這一期生命從結生到死亡之間的色法為無常、苦、無我。

非色七法是觀照名法(心理現象)的七種觀法,例如:先觀照色法為無常,再以隨後生起的修觀之心,觀照前面修觀之心的無常、苦、無我。

創作者介紹

南傳上座部佛教的部落格

南傳上座部佛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